发文小号
无限期延后中

【千奏】黄金年代(一)落叶祭

*立冬

*债迟但到


湖区的晨曦轻轻薄薄,笼在无风的水面上折射出没有温度的光,栎树的叶子垂直掉下来,碍眼如镜面上的斑驳锈迹,枯叶被整齐切断的声音响起,那是离开的脚步声。


“天气忽然就冷了,我又少过了一个秋天。”

来人毫不客气,立在壁炉前就不走了,几乎挡住了守泽千秋唯一的热源。

“不用强调什么又不又吧,我已经谢过你不知多少回了。”


“道谢的说辞当然好听了,不嫌多”,那人伸手摆弄壁炉上的小钟摆,时针分针都撇向右下方,守泽千秋本不想留客,还是无奈放下了笔,“哪个小实习生怎么样,没把你描述成什么疯子吧?”

“她...

 

【千奏】乘风三百里

*清明

*有人说,最难啃的骨头,我们速战速决


桃花开得最盛的时候,守泽千秋从老师的葬礼上回来了。

小镇的钢琴师,又只剩下了一个。

上次这样的情况发生,他毅然踏进了那孤单背影所伫立的琴房,也不顾自己连五线谱都不识。

老师说你不用勉强。守泽千秋不出声,他只觉得需要他的地方在召唤他。

命中注定。


连日阴雨时停时续,人们都说桃花汛里的河鱼最是鲜美,小镇萦绕着甩不脱的腥气,守泽千秋躲在教堂的屋檐下,从连成线的雨幕里辨识连不成曲的音符。

春风不应当这样凉丝丝,人群在傍晚簇拥到同一方屋檐下,将湿漉漉的卷轴递给他。

最大的那条鱼,肚子里有这...

 

【千奏】妖精和毒酒

*寒露

*锅里的生贺来着 结果私心满满


今天是走入沙漠的第七十三天,和深海奏汰走散的第十九天。

他留守处的这颗仙人掌头顶的花都开败了,最后几滴水滚进喉咙,深呼吸一次,就尽数消失。

原地留守的计划早就行不通了,一天一个方向的探索也无尽于事,出发吧,就算要蒸发。


头顶的云彩模模糊糊凝成一个箭头的形状,八成是守泽千秋累出了幻觉,但是他依然决定跟着这个方向走。

奏汰是出去找水的,每到水只剩一半的时候,他们就会轮流出去找水,直到奏汰再也没回来这一次之前,都很顺利。

说来也奇怪,漫漫黄沙,渺无人迹,每次找回来的水却都有规规整整的容器,隐约有一...

 

【千奏】新月

* 秋分

* 学术垃圾的副产品,解压用的,只凑数不当真,才不是什么迟到的生贺


日升


守泽千秋迟到过吗?

没有哦。

黑板的边框是直角,3-A的挂钟慢一分钟,守泽千秋不会迟到。

梦之咲三大定律,说是就是咯。

跑上三楼的心跳还在砰砰砰砰,洒进玻璃窗的晨光暖暖和和,第二个进教室的人,今天会是谁呢?

“早上好啊!莲巳!”

皱一下眉头是标配,扶一把眼镜是标配,经典台词要来了。

喂,那个表情是什么意思,快说那句无可救药,这边都准备好接话了。

罢了,副会长今天格外不开心,天祥院还没出院的缘故。下一个。

“早上好啊!濑名!”

“超~烦...

 

【千奏】火吻

*大暑

*你怎么又反社会了

*8000+,这回真的【求不挂】,各位上仙手下留情


*BGM  Set Fire to the Rain


警笛此起彼伏,妆容被汗水融化的记者小姐回头指着街对面火势未灭的体育馆解说,“从警方了解到,目前预计距离起火已有四十分钟,暂未发现人员伤亡,仍在全力扑救……“

摄像师紧跟不放,待报道完毕又补了几个空镜才收工。人声一停,呜呜的警笛声又刺耳起来,相较之下,午夜的蝉叫不叫,终究是不重要的。

今晚又有多少人因此没睡好呢。

路灯还算清亮,洒在原本黑漆漆的街面上,却远不如那一片火光耀眼。坐在警车后备箱边沿的那个小小的影子,紧紧抓...

 

【千奏】受不了啦

*白露

*露从今夜白,什么的是不存在的

*蓄谋已久瞎胡乱搞难看极啦


我觉得我就是太显眼了。

精美绝伦,无可比拟,在同类里都超凡脱俗,更何况是在这个愚不可及的小房间里。

我知道的,我知道,这几十平米的凡尘俗世真的配不上我,但我没法否认我确实是这个房间的一部分,是最重要最耀眼的存在,你看这样的事不也是我第一个发言吗。

作为一只花瓶我承受的实在太多了。

不,不是人类那种糟糕的比喻。我是一只花瓶这是不加任何修饰无懈可击的事实。

就是脖颈纤长,下盘丰满的那种。最适合单枝的玫瑰,什么颜色都可以,对了季节冬梅春桃我也很中意,不,不要风信子,...

 

【千奏】救生衣

*春分

*哇竟然不是白露,你找死


港口的风清冽甘醇,和新酿的皮斯科酒一个味道。

守泽千秋昨天晚上喝的有点多。


涨起的潮水冲刷着栈桥尽头变形的钢板,他的鞋底还留有甲板上蹭来的红锈,整了整衣袖,乱糟糟的早晨令人心烦,利马旧城请来的厨师,虾菜汤做得还不如船上好,假期第一天就赶上值班,换谁也不舒服。


“守泽!二号码头,现在!”

没有给回答的时间,根本不带商量的意思,他本人也算是港口的财产,只有听令的份。


他本来可以看见他的导航艇就停在那里,也本来可以想起昨天才到港的科考船尚在维护并无新任务。

可也许是命令太复杂太聒...

 

【千奏】无所事事的夏天

*小满

*那个!生日快乐!

*前方拟声词大乱斗注意


“我去上班咯,奏汰在家要开开心心的呀!”

“嗯嗯~千秋晚上见~”


木门咔哒一声锁上,千秋出门前那个难舍难分的拥吻温度还残留在唇上,深海奏汰背着手踮脚转了个圈,闭着眼开始数数。

“吱!”

“嘘——!”他突然后退一步紧紧踩住门垫,“先不要[出声],万一千秋忘带了什么回来拿呢,不能像上次一样[粗心]~”

“吱……”被踩住的门垫不满意的叽叽咕咕,到底还是迫于威压噤了声。

深海奏汰心里的读秒没断,钥匙手机钱包,千秋都带了,但以防万一,还是小心为上吧,溜达到餐桌旁边从茶壶里倒出了剩下的最后一点茶,他漫不经心地舔了...

 

【千奏】黑色星期五

*处暑

*大过节的你干什么???

*很雷的,预警!


水先是钻进鞋子里,再顺着裤脚灌上来,然后从里到外,从外到里,一起把棉布料慢慢浸透。深海奏汰两只脚都站在水池里的时候,喷泉的水花溅上了前襟,他闭着眼想了半晌,把外套脱掉扔出了水池外,才缓缓坐下。


喷泉哗啦啦啦,像加快的秒针滴滴答答。

时间催促着他,快点做决定。

他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,反正他等的人一定会来。

计划就是计划,所以深海奏汰还是缩了缩肩膀,屏住一口气整个人都潜到了水面之下。


再浮上来不过是几秒钟的事,外面的世界却变了天,西边吹来的乌云黑压压地滚动,没有什么silver line...

 

© 残次品 | Powered by LOFTER